今晚开码结果查询开奖199期

柬埔寨的生活逻辑

2018-06-02 15:36

  神经粗一点,弹性大一些,在柬埔寨生活会很有趣。否则,可能有骂不完的三字经。

  一个朋友来柬埔寨,想顺道去越南自助旅行,旅游资讯、办签证、订机票的事理所当然认为可以全部找旅行社处理,我告诉她还是分开来办比较快,有些事也得靠自己才行。她不信邪,旅行社的普世功能。我只好给她金边的旅行社电话,由她自己去询问。

  就像在一样,朋友不厌其烦地对接电话的柬埔寨人提出一堆问题和要求。边工作边听到她讲电话,我忍不住插嘴:“你说的太复杂了,他听不懂啦!”朋友给了我一个臭脸,挂上电话后,有些挑衅地说:“他说没问题,等会就回我电话。”我耸耸肩,继续手上的工作。过了一个小时,电话静悄悄地躺在那里,朋友问说怎么还没打电话来,我的回答肯定很泼冷水:“不会打来啦!你问什么他们都会说好,不懂也说好,不行也说好,你就不用等了。”朋友发飙了,打电话去追问,原来和她说话的人已不知去向,接手工作的人一问知,但同样很客气地招呼她,一向的朋友又重复了一遍她的问题和要求。说到这里,用膝盖想也知道结果如何。

  同一个朋友,去市场买了一个凤梨,回来自己削皮切了吃。削完厚厚的一层外皮,她继续削,我说这样就可以吃了,再削就没肉了。她指着果肉上凤梨特有的毛毛疙瘩说,“不削这怎么吃啊?”“我们就这么吃啊!这里的凤梨不像的改良过了,都是这样的。”不信邪的朋友继续清除那毛毛疙瘩,削啊削的,最后,削到肉心了,疙瘩还在。她真火了!

  两个分别来自新加坡和的友人也来柬埔寨,借住金边办公室楼上的空房。第一天平安无事,一切都很新鲜有趣。第二天,外出房门上锁后,就打不开了。两人气急。钥匙就只一把,但怎么都打不开。我说等一等,上午试不成,也许下午就打开了。

  在柬埔寨第一次过生日那天办了个,邀请几位熟识的国际友人来金边家里吃饭聊天。大伙带来的料理都上桌了,独缺Fred和Alex两名好友的法国美酒与甜点,他们迟到了近一小时。两人终于姗姗来迟。一拉开大门,Fred推着他的小摩托车哇啦哇啦地大叫,Alex努力用她不甚流利的英语解释发生了什么事。原来,他们按了三间门牌“15b”的人家才找到。Fred说,同一条长巷,他就发现了三户人牌号码一模一样。我们大笑起来,这种事在场每个人都遇到过,只是我还不知自己的住处也是一例,而且居然一条巷子就有三家,这概率也太高了。真是不知邮差如何办事。

  某天一早在楼下办公室开始准备工作,突然间,负责清扫办公室及住家的管家冲下来大叫我的名字,叽哩呱啦神色惊慌,我还没听懂,就见其他刚进办公室的柬埔寨工作人员冲到楼上,我也跟着跑上去。只见我的房里积水,浴缸上方的热水器掉在浴缸里,水从破裂的水管中喷出。我愣在那。半小时前我还低头在那热水器下方洗头哩!想到就头皮发麻。工作人员检查了一下,发现那重达好几公斤的热水器居然是“贴”在墙壁上,而非钉的。大伙七嘴八舌地在房里讨论起来,还笑得很高兴,忘记早已开工了。

  柬埔寨的加油站有限,只要离开了金边和少数的乡镇就找不到加油站了,要买油就得到有卖柴油的小店里或是边摊。在乡间旁卖凉水的小摊上常可见到一排排的宝特瓶,许多初来乍到的外国人都以为那是解渴的汽水或凉水,可别误会了,里头装的可是柴油,喝了会要人命的。曾有个记者来柬埔寨采访,渴得差点买了宝特瓶来喝,后来得知是柴油时,吓坏了。

  证书满天飞是面子和里子不合的另一显例。每个找工作的年轻人都会出示各种补习文凭,电脑的、汽车的、语文的,还有很多想都想不到的,耗费的与心思可真不少。不过,这些表面上看起来认真学习了许多知识技能的人,真正开始工作时就会穿帮,什么都不行。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来应征我新计划的助理一职,带来十多张形形色色的专长证书,可面谈时一问知。那些文凭都是空头支票。

  交通更是集表面功夫之大成。柬埔寨的法律规矩可多哩!但交通状况岂一个“乱”字了得?老百姓横冲直撞,莫名其妙。先从驾驶座说起吧!在柬埔寨,英式、美式的驾驶座位同时并行,有人开左边,有人开右边,开右边的大概都是从泰国走私进来的轿车。虽说三令五申要开右边的车子上,但是除了联合国、和非组织(NGO)的车子外,多数的私家和的车子都是开右边的。

  车牌也是一绝。不论是摩托车还是一般汽车,都是买了车子后才由买主自己去申请车牌。1998年时,原则上一张车牌,摩托车是四美元、小型车十二美元、卡车十四美元,但事实上,可没这么便宜,通常要几十美元,而且手续麻烦,还会碰上官员索贿。所以啦,假车牌满街乱窜,要买California的车牌边就有,或是干脆让车子“光着”,连假的都省了。到处都在卖假车牌,正大的,也不抓。

  只有NGO、、和会用真牌。这是有原因的,因为在柬埔寨不同单位的车牌颜色有别,好处当然也不同。NGO是蓝牌,是橘牌,是绿牌,是红蓝相间牌,一般人则是白牌。遇上检时,只有白牌的会被拦下,其他的通行无阻。

  开小型车的不见得就多懂些交通规则,到处有人逆向行驶,而且理直气壮。经常一辆来车突然笔直地出现在你面前,两辆车眼看就要撞上。照理逆向者要快闪,可是有本事搞飞机的人当然胸有成竹,会闪的一定不是他,你只好边骂“痞子”边闪人,不然你能怎样?

  柬埔寨人使用方向灯也是天兵之流,经常闪右灯转左边。一个据说也是真人真事的笑话:某个当地人闪了右灯却左转,被拦下,问他为什么这么做,该名老兄真是天纵英明,他对说:“你没看过拳击吗?不都是向右虚晃一招!可是实打左边哪!”没辙,挥挥手就让他走人了。